Phamonet

好累。

人生至苦,是付出而不为人所知所解。

杂食党,混圈杂
提供供梗服务,脑洞开发者,突破天际。
目前主推fgo,D5,cp混乱,主推伯爵咕哒♀,梅林罗曼,杰佣
喜欢fgo,东方,海囚,p系列,D5等等
现在杂食党不好混啊_(:з」∠)_

真的好喜欢约瑟夫,我该如何表达我的爱呢?

约瑟夫出了呜呜呜设定戳爆我了呜呜呜
法国人(法兰西万岁),摄影师,囚禁灵魂的相机
逝去的同胞兄弟,想要挽回或者说留住过去,因此陷入痴狂
疯狂尖叫,我特么吹爆
他果然没有表面上那么文弱简单,我超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不是只有外貌的人,他有自己的追求,信念。苦苦追求的东西。
他是个疯子啊是我喜欢的疯子啊啊啊啊啊
(官方设定一出来对我来说他就是可爱的小疯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也想学这个技能(x)

最近有朋友去香港国际机场吗?
大概就是我上次去机场的时候那边有个服装展示柜,里面放的衣服(有三件,好像是芭蕾舞或者戏剧服装?),其中有一件超级像约瑟夫的衣服……但我没来得及拍下来orz

【双杰克】向死而生 (罪·part 1)

*第五人格双杰克,双杰,ooc归我。
*这篇鸽了半个月,最近比较忙比较累所以写到这里就暂时没有写了。但等一切都结束了,就可以安安心心写下去了。
*写作方式:序章+推演x10+终章,共4 parts。
*罪是黑杰视角,未来有写白杰视角的打算。
*最近才开始了解人格分裂的事,如果这篇不符合事实,还请不要追究。
*向来不会取标题,但这个标题是有寓意的,但前提是不跑题。

OK,if everything is ok to you, let's start.
——————
我,是谁?

我,存在吗?

如果存在,那么我,何时开始“存在”的呢?

这些问题,我通通不知道答案。

当我有意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能看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却是以其他人的视角。

仿佛自己借着别人的眼睛看着世界,但自己却无法对这个世界做出回应。仅仅是个局外人罢了。

所以,我究竟存在吗?

趴在展览柜外看鱼时,我会被认为是他们中的一份子吗?

我开始拼命思考这个问题。

正当我在思索这个问题时——明明我什么都想不出来啊——世界开始有所变化。

是我借用的视角的主人。

他有的时候会在没人陪伴的时候对空气说话——至少我看到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会分给那个看不见的人一些下午茶的小饼干,他还会给他唱歌、读书,他还会在画画的时候向他参考意见。

我打算保持沉默,尽力去寻找那个看不见的人。可是仍然什么都发现不了。

随着时间的过去,我发现有时候他的朋友的想法会和我一样。

比如说,有一次,依旧是他独自一个人。

他在用画刷,沾取颜料,在画布上涂抹着。

可以看出来是一个花园,有着蓝色的天空,绿色的草,橙色的太阳,还有白色的塔。

应该是他之前路过的那个庄园。

但是太单调了。

是不是要再加些花,比如说,红玫瑰?好让画布有些红色。

“你有没有觉得这幅画上应该加一些花?”他问。

一阵沉默,那个看不见的朋友在说只有他能听到的话。

是的,我想,加些红玫瑰吧。

“嗯……加点玫瑰会更好吗?我也觉得!”仿佛是听到了我的回应,他开心地去抓红色颜料。

真巧,我想,他的朋友和我想法相同。

——如果那个朋友是我就好了。

我会不会就是那个朋友呢?这个念头吓了我一跳,但却仍然有些小兴奋。

以防万一,我依旧保持沉默,期待着类似的情况再次出现,来验证我的猜想。

虽然不是全中,但正确率不低。

后来,那天,他在读书。

“……如果世界不回应我,那么我将激烈地拥抱世界。你觉得这句话怎么样?”

他问完后开始思考。我能感受到他皱起来的眉头,这个问题看样子对他来说很深奥。

但这句话对我来说却是醍醐灌顶——我是不是应该主动向他,向世界做出回应呢?

然后,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很小,很微弱,像刚刚破壳的雏鸟一样单薄,只能被我们两人听见的声音,“我觉得很复杂,但说的没错。”

接着,我感觉到了他的嘴巴长大,脸部动作静止——他在吃惊。

接着是欣喜。

“我就知道,你一直存在。”我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喜悦色彩。

这是我第一次拥抱这个世界,他,开始回应我了。

1.好奇心

你有没有想过,那下面藏着什么东西?

结论:日记:我曾经有一只心爱的玩偶,“他”怂恿我剪开它的肚皮看看,里面什么都没有,而那只玩偶再也缝不好了。

之后,我们开始和谐的相处了。

就像童话故事里的人和小幽灵——他是人,我是附着在他身上的小幽灵。

我还是什么都触碰不了,但我可以感受到他,所以我会央求他,他也会欣喜地照做,然后一起分享感受。

我只有视觉和听觉,但这些已经可以帮我判断出大概的触觉。

就目前而言,已经够了。

后来,某天,他非常正式地给我展示了一个人偶。

“这是我最心爱的人偶。”他非常严肃的和我说,“我想将他郑重的介绍给你。”

确实是个很可爱的玩偶,色彩斑斓,对于对色彩敏感的他来说,确实很吸引人。

相比之下,这个玩偶的触感反而更吸引我。

他用双臂抱着它,用肌肤去接触它,用手指去轻戳它,用手掌来揉捏它。每一次接触都能使玩偶的躯壳凹陷,但泄力时它们又会恢复原样——若有若无,这个新学到的词可以很好的描述它。

这是一种什么感受呢?我说不出。仿佛是一只裸足,轻轻地,用脚尖去触碰那些禁忌的分界线。“不能越过去。”周围响起了低语。于是脚又收了回去。

越过线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会带来什么样的感觉呢?没有人知道,因为没有人这么做。

但它充分地勾起了我的好奇心——看看它鼓起来的肚子,多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样的啊!

像童话里提到的井,好奇的孩子总想探头一探究竟。

“喂,你有没有想过,那下面藏着什么东西?”

我问道。

“你不想打开看看吗?”

“打开看看?”他显得很疑惑,“为什么?你很好奇吗?”

是的,我很好奇啊。

“看一看,看一看嘛~”我尽力缓和声音,学着那些大人诱惑小孩子的方法,怂恿他。

“可是……会坏的。”他面露难色。

“只是个玩偶而已,坏了也能修好嘛~而且,这可是只有它——你最珍爱的玩偶——才有的待遇啊……它是独一无二的……”

我伸出我的“手”,“抚摸”着他的脸。

“……那好吧,看在我们是好朋友的份上。”他沉吟片刻,同意了。

他开始寻找道具。“拿剪子,剪开。”我贴近他的耳边,轻声提醒他。

他拿到了剪子,用刀刃对着玩偶的肚子。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没关系的,”我轻轻地说道,“刺下去吧。”

“嘶拉——”是布料被划开的声音,是玩偶肚子被剖开的声音。

听听,听听,刀刃一路向下,布料撕破的声音也一直在响。

啊啊,多么动听,多么诱人。

肚皮被剖开,逐渐露出了一点点白花花的东西——它们看起来好柔软,好温暖。

想要亲手触碰,想要亲手划开,想要,想要——自己用一下这具身体,来完成这个动作!

想要,想要,想要,我迸发出从未有过的欲望。

“呐,你看,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而在那一瞬间,我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真实的触感——

那是我第一次占据了这具身体,真正地。

像是被封印在人类身体里的幽灵,我破坏了封印,自己钻了出来。

我先摸了摸“他”的脸,感觉到的是手指和脸部肌肤的亲密接触。这脸还很柔软,让人不忍破坏。

接着是剧烈地跳着的心脏,压抑不住的情感,还有触感——接触了手指而微热的剪刀,舒适的玩偶,以及柔软的白色物体——啊,是棉花。

是了,这才是我的目的。我开始细细观察这个玩偶了,以“自己”的眼睛。

他才剪了一半。我咂咂嘴,把剪刀往下一拽。

“嘶拉——”肚子被彻底破开了。

啊啊,这动听的声音,终于可以亲耳听见了。

可是声音太短了。于是,我在它的肚子上又划了几刀。还不够,又在其他地方划了几刀。

有点后悔,这就没有美感了。

以后还是只剖开肚子吧?

可是,口子太小了,根本不清楚里面到底装了多少东西啊。于是,我将它的肚子彻底剪开,将口子剪大,前所未有的触感不断地刺激我的神经,挑逗我的内心,那动听的撕扯声也在一旁伴奏,而那肚子上狰狞的伤口里也立刻涌出了大量的棉花。

看到下面是什么了吗?

我感受到那只裸足不再只是轻柔地点着边界,而是狠狠地踩在了禁忌上,任沙土争先恐后填满脚趾见的缝隙,任脚在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

啊啊,多么美妙。

那些棉花,洁白,柔软,还有温暖。像是什么极为神圣的东西。

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呢?这里面,装的满满的。

我庄严地,将棉花从玩偶的肚子里挖出来。一大团,这幼小的双手几乎抓不住。

手在发抖,欣喜不已。

我缓缓地将他们举到我的面前,压抑着自己的内心,将我的脸埋了进去。

一团团棉花将我的脸包裹住,像是一个极其温柔的怀抱——这是我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我深吸一口气,仔细地嗅了嗅。明明什么都闻不到,我却感受到了满足。我久久地沉浸在其中,直到反应出了什么。

不对,还不够。

没有颜色。显得太单调了,白色。

没有味道。显得太寡淡了,无味。

如果它,有颜色,有味道,就好了。

正当我先陷入思考,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我猛地向后一拉,我感到了一阵眩晕。

“……有……啊……嗯?这……是什么情况?”恍惚间,我听到他在说话了。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回去了。

这具身体的主人依旧是他啊,刚才那一瞬间,多像梦一般美好。

好想,好想继续刚才的美梦。

“呜……我的玩偶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做了什么……我什么都记不得了……呜呜呜”他开始哭泣。

真奇怪,他的声音在发抖,不像是平常的哭泣声啊。

可能被吓坏了吧?

我装作不知道,转而轻声安慰他:“去问问妈妈,看看能不能缝起来?”

如果可以缝,那么再破坏多少次都无所谓了。

可是他的母亲只是摇了摇头,告诉他这玩偶再也缝不好了,警告他不许再这么做,但答应他再买一个新的。

许多东西,破坏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旦被破坏,就无法恢复。因此做好每一件事前,一定要考虑清楚——真的要这么做吗?能负担的起责任吗?

玩偶已经缝不好了,它“死”了。新的玩偶也不是原来的那一只了。责任?就让他接着认为是他做的吧,我只是稍稍“怂恿”了他。

我大概猜想他的母亲的意思是让他珍惜一切,不要破坏。但对我来说则是,珍惜,每一次“开膛破肚”的机会。

2.平静

艺术是无对象的慈悲。

结论:日记:只有在绘画时,“他”才会如此安静。我应该继续下去。

当你尝试第一次并且尝到了甜头,你是不会拒绝第二次的。

我想再试试看,但是他不允许。

他向他的母亲反应,希望自己碰不到锋利的刀刃,于是它们全被收起来了,我再也碰不到了。

我开始表达我的不满。

我会在他分神的时候占取他的身体,进行小破坏——乱扔东西,乱砸东西。我喜欢看着他好不容易从我这里争夺到身体主权的时候,罪行被父母发现,然后责备他——当然,他们不会太介意。“他还小,不能理解很正常。”我常听他们这么说。

但是他会很介意,很内疚,很委屈,不开心。

有的时候我会产生炫耀的念头,但至少目前的我更想看他当替罪羊委屈的样子。

他开始求我不要这么闹腾,在我拒绝他以后,他也开始反击了。

他会在修剪玫瑰花枝的时候故意用刺扎进手里,想用疼痛保持清醒。

这招确实有效,但有句话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会在他以为疼痛可以缓解的时候偷偷钻出来,然后利索地剪掉花朵而不是叶子,再偷偷钻回去。

以前他会发现是因为我速度太慢了,但现在反而是我占上风。

因为我,他会招到别人的无端指责。

又一次,那些大人这样窃窃私语,被我们听到了。

“你真的很可怜呢。”我在他耳边说。

他没说话。

“你不会生他们的气吗?……你生气了吗?”

他没理我。

我以为他在发呆,想像以前一样来占取他的身体来引起他的注意——

“别闹。”我突然听到他这样说。

他会在发现我做的坏事时哭,也会默默地忍受不属于他的惩罚,怎么看都是个爱哭鬼。

可是这次,我能感觉到他的与众不同。

他只是聚精会神于眼前的事情,但居然完全变了一个样。

即使是软弱的人也会有坚定的一面。所以说每个人都有两面,是吗?

“嘘……”他轻声地说,“安静。绘画时候要安静。”

“画画吗……”我偏偏头,乖乖地看着他作画,不再做什么动作了。

能看得出来,他很喜欢画画。

看着他画画,会觉得时间静止下来。

专注得仿佛时光在那一刻也停下来看着他作画。

他喜欢在大房间里,把静物放在一个木制高脚圆桌上,找好角度,摆好画具,然后坐下来,专心绘画。

窗子一般是打开的,通风又凉快。

有时候他画画的时候我会往旁边看看,观察观察房间。

这个大房间的四壁都涂上了米白色,不是刺眼的白色,家具简单齐全,布置得恰到好处,显得温馨又平静,看起来就像下午的阳光一样温暖。

窗帘是白色的,有点像纱。

有的时候风会把窗帘吹起来,看起来就像跳舞的裙摆一样,很美。

他的静物通常都是插在细颈白花瓶里的红玫瑰,它的花和叶上还会被细心地淋上露珠。

在这个平静的环境里,深绿的叶片还在其次,红色的玫瑰是唯一一抹鲜亮的色彩。

和你的眼睛,不,我们的眼睛,一样美。

多想,多想和你一样,有一个自己的躯体。

一个想法突然跃入脑海里。

多想以一个外人的角度,脱离你的身体,远远地站在门边欣赏你与这里融为一体的那一刻定格

——就像一幅画一样。

然后,轻轻地靠近你,近距离地坐在你身边,看着你那纤细的手指握住画笔,在画布上描摹你眼中的世界。

那一切,一定是静谧又美好的。

都是梦吧,我想。

这是只有看着他绘画时才会产生的想法,或者说,“救赎”吧?

因为只要他不再画画,那些想法又会冒出来,我又会发脾气。

真是,有趣可悲的日常剧每天都在上演呀。

想肝一篇杰克同人。
杰克中心向的,建立在推演的基础上的。
但貌似不好写。
为了杰克,要好好加油!

我!又!看!不!了!图!了!
难过orz
好不容易好了几个星期,又出问题了orz

关于杰克推演的推测后续和自己的其他想法

虽然写完了推测(在我的上一条动态里)而且在后面也大概说了自己的看法,但还有写要补充的。
因为貌似和首页的各位不同,推演出了以后,我的感觉不只是空荡荡,震惊(但没有难过和遗憾),也没产生退圈的想法,
我感觉到了满足。
(实际上打这两篇时我的胃都是难过状态,梗着,但我没有不开心orz)
虽然我是没有想过双重人格,但我觉得官方文案真的很厉害。他写出了我内心的杰克。
我最近脑补的一篇文里(不是于暗侍光)给杰克的设定就是“人造怪物”,是个人类,但是被人们称作怪物。
推演和文案告诉我,杰克,也是个实实在在的人,这点让我感到欣慰和满足。
以至于我产生出对杰克的母性orz
(顺带一提目前我的母性对象除了D5的杰克,还有fgo里的肯娘和皇女,以及alice mare里的letty)

接着附一下上一条推理里我个人对庄园杰克的想法。

庄园杰克给大家带来的感觉是,绅士,残忍。绅士,多半来源于过去所受到的教育,残忍,更多的来自于开膛手。
这个到了庄园的杰克,可以理解为两个人格混合出的具有两者特点的新人格,也可以理解为完全的开膛手。
如果理解为后者,那么其绅士的表现也有两种推断。
一,是他的伪装
二,是他已经不自觉的变成了表面绅士,也可以说,是表人格的影响使他不自觉地白表夜里。由此可见,表人格实际上对里人格影响很深。
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杰克。
对杰克来说,这算是结束吗?
…………
我私下认为里人格对表人格离开是有不舍和震惊的情绪的。
可能里人格离不开表人格,表人格对他来说是一种“伪装”。
这里提一下fgo里空境联动里的海德,他装成杰基尔和主角方沟通,对战时才暴露自己是海德的本质。
这也是激发了我前面所提的对庄园杰克的猜想。

写到这里我真的对自己写的想法十分吃惊。因为我觉得无论是假扮表人格实际里人格设定,还是表人格深度影响里人格,以至于里人格不自觉做出表人格的行动的设定真的戳我。

在这里也算是强调加分享一种对杰克的看法吧!
貌似大家都认为是好孩子逐渐变坏,逐渐被坏孩子影响成坏孩子啊……我是理解为坏孩子打败了好孩子要不伪装成好孩子要不被好孩子影响orz

当然,在官方实锤之前,一切都是想象罢了。
感谢你看到这里w

是一个简单的杰克推演推测和对未来杰克同人的看法

三稿,三稿增加了对推演8和10的推测。二稿增加了对未来杰克同人的看法,。

我们直接开始。

由1(玩偶)和3(好孩子和坏孩子)推测,双重人格这一状况杰克小时候就有了。
但我怀疑小杰克恐怕并不知道双重人格这种事,因此里人格在他看来可能是“imaginary friend”,即想象中的朋友。那种小孩子平常没人陪会自动想象出的朋友。
当然,这也导致了另一个猜想,也许就是这个原本是想象朋友最后反而变成了里人格。
同时,由3推测,表里人格都有普世的是非观。
由2推测,艺术是表人格发现可以抑制里人格的方法,因此他决定沉浸于此。但从3可以看出,表人格已经不能很好的控制里人格了。

4有些奇怪,因此全部展示出来。
4.战绩:人间至苦,是付出而不为人所知。
结论:略,是剪报上五个女性的名字,经确认是开膛手所杀的女性。
这里战绩应该是指里人格开始杀戮一事,而他的名字不为人所知,恐怕就是“人间至苦”。再结合5的“身份”,里人格已经产生想要占据这具身体的想法了。里人格想要“杰克”的身份,最好一个,也说明这是两个人格争夺躯壳的斗争。
5里的结论大概推测,每当表人格开始睡眠,里人格便开始行动。“那本该是一场玩笑”,恐怕是里人格向表人格提出在夜晚控制身体来杀人。(这里顺便推荐《化身博士》,和双重人格有关,海德也总是在杰基尔夜里的时候出来)
这样也可以说明4的人间至苦,晚上杀人,早上无辜,自然没有人知道是“杰克”杀的,但里人格又想让人们都知道这是自己的“战绩”。
表人格每天醒来都能感觉到血腥味,他大概知道里人格在做什么了。
6的玩笑像是故意讽刺5里所说的玩笑,大概反应了里人格杀人时的心理与想法。
至于滑稽和“不会造成什么伤害”,我个人有几个想法。
一是针对自己所杀的人,都是妓女,对社会没什么影响。明明杀的是不入社会眼的人却能引起轩然大波,确实很“滑稽”。
二是针对自己的,悄悄杀人但不会被人发现。想到自己之前不被发现的沮丧心理,不由地觉得滑稽,被发现就动不了手了,不是吗?而且无论对自己还是表人格还是“杰克”本身,都没有伤害。
7因为是在日记里,所以应该是里人格开始向表人格下战书了。来自地狱,据说是现实世界中开膛手寄给媒体的一封信,这里也可以理解为里人格“来自地狱”。
黑暗尚有光可以穿透,而迷雾只能等它自行消弭。
推测指的是,迷雾指杰克的表里两人格的关系,他们两的结局只能由自己决定。而黑暗和光,应该指的是罪行可以被外界发现之类的。我个人偏向这句话重点是说,杰克的人格冲突只能自己解决,外界无法干预。
8应该是里人格强制表人格寄出肉块(应该是给媒体),但表人格已经有反抗的意识了,他想拒绝这个命运,于是想到了死。
这里也有歧义——谁死?表人格逃避,选择自己死?还是选择杀死里人格?

9追捕也有些复杂。
首先说结论,表人格突然“失踪”,导致里人格突然反应过来好久没见到表人格了。他开始疑惑表人格去哪了。
从这可以大概看出两点,一是里人格很早就已经接管整个“杰克”了,以至于表人格消失他都没有发现。
二是里人格对表人格抱有的态度。和其他的双重人格不太相同,里人格似乎没有特别反感表人格。
“小麻烦打乱秩序”这点我不是很懂。这里的小麻烦指什么?指开膛手(里人格)成为麻烦打乱社会秩序,还是表人格消失打乱两者平衡,我不是很能确定。
但标题的追捕让我很奇怪?追捕什么?警察追捕开膛手?还是里人格追捕表人格?

10谢幕,“结束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如何谢幕”
结论是:油画:昏暗卧室里,黑色风衣男子站在窗口向下眺望。

首先,我觉得,“结束……”这句话,应该是表人格说的。联系推演8的死,表人格已经推测表人格甚至可能放弃自己存活的可能性,而选择同归于尽——这是从里看。从外看,则有可能是杰克打算杀死“自己”——只要杀死里人格就好了,至于还会杀死其他的杰克都无所谓。
但是如何结束是最可怕的。会不会杀死不了?
当然这是一种猜想。因为这话到底是不是表人格说的仍待考证。

站在窗口,是要自杀吗?那么是沉睡的表人格苏醒了吗?如果是这样,那么9里的小麻烦指的就是装死的表人格。
如果将小麻烦理解为假死的表人格,那么追捕也有了一种解释——表人格追捕里人格,这是表人格埋下的陷阱,也是他的一次赌注,赌自己能不能赢。

那么如果是这样,油画是谁画的?
一是知情人,看到跳楼的人脑补的
二是表人格曾经,或者死前想象的
三是里人格画的(如果这么说,里人格应该继承了绘画天才所以才画),那么如果是这样,他没死吗?或者说他及时发现了表人格的反抗?
亦或者,其实表人格才是里人格?真正的杰克是里人格,而表人格是他滋生的小小善意?这幅画是他的救赎?

结束并不可怕,如何结束才可怕。这是谁的想法?是开膛手一面,还是善意的杰克呢?现在在“杰克”体内的到底是谁?为什么结束了?又会是怎么结束的呢?

下面再说说庄园里的杰克。
给大家带来的感觉是,绅士,残忍。绅士,多半来源于过去所受到的教育,残忍,更多的来自于开膛手。
这个到了庄园的杰克,可以理解为两个人格混合出的具有两者特点的新人格,也可以理解为完全的开膛手。
如果理解为后者,那么其绅士的表现也有两种推断。
一,是他的伪装
二,是他已经不自觉的变成了表面绅士,也可以说,是表人格的影响使他不自觉地白表夜里。由此可见,表人格实际上对里人格影响很深。

这里再加上一条评论里的小可爱的想法:表人格逐渐变坏,变成了里人格。为了阻止他而成为他。与野兽搏斗也需防止被同化。结果表人格被同化,“堕落”了。(具体请看评论区,这里概括的不是很好)

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杰克。
对杰克来说,这算是结束吗?

以上仅仅是个人猜测,希望大家在评论区疯狂轰炸。

关于同人
推演一出可以看到很多同人作者的想法,有些开始对自己脑中的杰克形象产生了怀疑和改变。
我的想法是,无所谓。
首先,推演出现前,杰克的形象是建立在我们对游戏里他所表现的基础上。姑且可以认为是庄园里的表现。
所谓的推演,是他的过去。
引出一个不是太恰当的例子,杀天里ray对zack的过去并没有什么想法,我觉得这里也可以用。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现在表现出的杰克,和过去的杰克不一样。
可以把过去所想的杰克当成如今庄园里的杰克,而现在推演出来了,过去同人里的杰克还是杰克。至于推演所造成的改变,对不同作者有不同影响,我也不好多加干涉。
归纳为一句话,过去的杰克和现在的杰克,都是杰克。大可不必在意。
对于在游戏表现上的杰克来说,推演只是告诉了我们他的过去,和他的现在无关。
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想法。

个人爆言:
杰克这一推演简直戳爆我!
表里人格对彼此的看法和我之前所了解的完全不同!我私下认为里人格对表人格离开是有不舍和震惊的情绪的。
可能里人格离不开表人格,表人格对他来说是一种“伪装”。
这里提一下fgo里空境联动里的海德,他装成杰基尔和主角方沟通,对战时才暴露自己是海德的本质。
这也是激发了我前面所提的对庄园杰克的猜想。

在这里强烈安利《化身博士》和《空之境界》。前者和杰克情况相似,后者是另外一种极有魅力的人格体现。(表人格,里人格,肉体人格)

顺带一提,这个推演莫名激发了我的母性。
我不能判断他是不是孤独的,我甚至无法判断口中的他是哪个杰克。也许表人格每天都在担心自己被里人格吞噬,而里人格又担心自己和表人格的关系,以及想要占领这个身体的欲望。
但吸引我的,无疑是杰克这个整体。
想拥抱他,想心疼他。
发出了杰克是儿子的声音。(和以上所有无关,仅为个人混乱发言)
请大家看一下评论,有位小可爱的猜想超棒!

置顶

你好,非常感谢你看到这个置顶。你可以称呼我为“法”or“pha”。

和法律无关,我单纯喜欢这个发音。
名字取自三个我喜欢的人物,Pha(法厄同),mon(埃德蒙•唐特斯),net(玛丽•安托瓦内特)。

经常换名字,清动态。

喜欢东方,型月(不止fate),海囚,p系列,alice mare,恶狼游戏。
近日入坑刀剑乱舞。
东方喜欢青娥爱莲秦心,旧作厨。型月喜欢伯爵玛丽肯娘皇女(后两者都是女儿),主推伯爵咕哒♀和梅林罗曼。海囚只玩过大海原,喜欢虎鲸。p系列主推345部,喜欢三部的主角(有四个人!),超喜欢雨宫莲!alice mare喜欢Letty,是女儿啊!恶狼游戏喜欢伦洸雪三角!
女儿观为当女儿看而不是女儿只能是原创女性角色。

目前主推D5,D5本命约瑟夫。杂食。主推杰佣。(站互攻,可逆)
推演出了,我开始推杰克水仙了。
对杰园,裘杰(杰裘不算),佣空,幸佣有点洁癖,主推友情向。
其他随意。
虽然对杰克爆发母性,但觉得不能当儿子看。
他是个独立的孩子。(当然不是说三个女儿不独立!)

杰克都是好文明!我要把最终王冠的杰克当儿子养嘤嘤嘤!

母性爆发对象:letty(alice mare),弗兰肯斯坦(fate),安娜斯塔西娅(fate),杰克(第五人格),杰克(最终王冠)

对目前所在圈子里的乱象表示不解和恐惧,并希望自己不要被卷入。

希望能交到好朋友。

关于之前自己写的《于暗侍光》的整体剧情

是之前的一篇杰佣文的全部内容,进入个人主页可以看到1.2.3.4。

这篇文写不下去了,但觉得坑了很可惜。因此将所有剧情全部概述一遍,就不写了。

角色ooc注意,私设注意。

是圣殿研究员后来变成怪物的杰克X原本雇佣兵现在刺客的奈布。

从头开始讲。

约瑟夫的父亲,圣殿骑士大师,一直致力于研究利用金苹果进行人类改造,想要通过恐惧震慑来达到收买人心的目的。哈斯塔与其想法相同,于是自己接受改造变成了黄衣之主。(之前约瑟夫觉得奇怪的声音之类的就是触手的声音)而哈斯塔来到这的目的就是至高无上的使这里一切听从他的安排,并除掉刺客。(这里我好像有点ooc黄衣和圣殿了orz)

下面附上草稿里对此的解释(杰克和裘克的对话)

“关键是,他还成功地利用它,改造了自己。”

“你的意思是——”

“是的,杰克。他打算进行人类改造。”

“这么深的情报都给你挖出来了?你很厉害嘛!”杰克夸张地鼓起了掌。

“废话,我可不是什么小情报屋。当然,这个情报还是要了我不少代价。”

“代价我就不问了。不过这已经超过正常的认知范围了吧?就我所知,历史上任何一位圣殿骑士都没干过这事。”

“所以说这才是有价值的情报——这可是那位大师的私下活动。”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他甚至没有通知任何上级?”

“Bingo!不愧是聪明的杰克。不过我算是没猜透他的目的是什么……”

“想象一下,如果你偷偷干了什么不想被别人知道的事,结果某一天晚上有人敲你家门,你打开一看,发现有一个怪物站在你面前,你怎么想?”

“哪个傻子穿成这样来吓我……”

“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冷静地像个疯子……一个天真纯朴的底层会怎么想?他一定会非常恐惧,然后想'这是对我的惩罚!'之后就会想求那个怪物……”

“然后便控制他了?”

“你的脑子终于灵光了一次。”

“哦豁!”裘克猛地一锤桌子,“这相当于恐惧震慑啊!”

杰克又要了一杯酒,“之后的一系列活动就可以直接借着怪物的幌子。就连刺客都猜不透。谁会相信怪物真的存在呢?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可能不止这一种用途……谁又知道呢?”

杰克是约瑟夫父亲的养子,原本是打算拿来改造的,结果发现他在研究方面的天赋后放弃了这个念头,将其送往高等学府学习,学成后软禁在家。

后来约瑟夫的父亲死了,希望约瑟夫继承他的意志。但约瑟夫根本不想做,也做不到。他也不想再和圣殿刺客有瓜葛,并想把杰克也从这种争斗中救出来。(结果失败了)他只是力所能及地做一些小事。他结束了对杰克的软禁,但杰克已经放弃希望了。

后来杰克遇到了奈布,重新对这个世界积极起来。(已经写成文了)

之后杰克加入了研究,杰克实际上是挺支持秩序统治一切的想法的,但他的兴趣更多的在于改造。而他也不想把奈布卷进来,希望他做一个无知的小刺客。而刺客们也听到了风声,并派出奈布进行阻止。

之前的交流已经使奈布对杰克产生了好感,但当他看到杰克在从事这个研究时十分愤怒,在争执的时候被赶来的圣殿控制。哈斯塔决定用奈布进行改造实验。

震惊的杰克开始自闭,但很快决定要把奈布救出来。连夜研制了药剂并将配方留下后,去了研究所想要救奈布出来。结果被改造了一半的奈布袭击(应该是狼皮,此时神智不清)重伤,但还是成功地注射了。恢复意识的奈布打算救杰克但被杰克赶走并在圣殿赶来之前逃脱。

重伤的杰克因此成为了替代品,并被改造成开膛手。

之后一段时间,城市里开始流传开膛手的事。被杀的都是与刺客有联系的妓女。因此刺客们开始夜间巡逻。但是夜间雾太大,根本追踪不到。

刺客们陷入了僵局。

某天奈布巡逻时发现开膛手正准备袭击一个女子,他挡下了开膛手的指刃一击并救下了她,结果他发现女孩子是园丁,而开膛手,是杰克。

这个时候已经有很多怪物的目击报告,甚至还有失踪案件。而刺客和警察们都束手无策。这一经历刺激了奈布。后来奈布凭借自己的记忆和裘克的情报大概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但是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裘克提到了约瑟夫,因此奈布就去拜访了他,并从约瑟夫那里了解到了杰克的一切。

后来约瑟夫提及有几天杰克彻夜未眠后开有一天冲出去就再没回来后,奈布去搜索了房间并得到了解药配方。约瑟夫顺便询问发生了什么,得知之后答应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们。

而为了报答救下女儿的奈布,厂长(就是一开始约瑟夫拜访之地的守门人)把所有他知道的事包括地址都告诉了刺客们。(实际上厂长园丁是有个想写的番外故事的orz)

之后便是刺客们抓住了时机打算与圣殿战斗的事了。

(然而约瑟夫突然觉得园丁被追杀是有一定原因的。她与刺客无关,也未曾卷入过圣殿和刺客的纠纷。因此他推断这一切是有意为之——因为是这件事突破了刺客们的瓶颈。至于是不是杰克自己下的赌注,他也不敢确定。)

大概分个几路,一部分人跟着艾米丽去救那些失踪的人(因为做了对不起圣殿的事被抓去做实验),一部分人去击退圣殿。结果圣殿放出人造怪物之类的。

(中间还有些没想好的,直接跳杰佣片段)

大概是奈布小队被击散最后只剩奈布和杰克单挑的故事。这个要写估计会写的很细很细。

实际上怪物都是有自己意识的,只有听到一定频率的声音才会激发为失控的怪物形态。杰克大概是本来精神状态就异于常人,自己本身抵触被改造为怪物结果又被注射大量药剂会时常进入疯狂状态。

之后的大结局就是这个事情被平息或者说解决了。这里是一个难得的地方,刺客和圣殿和平共处,似乎是这件事加深了彼此的联系。

杰佣两人故事的结局是:从那以后,城市里再也没有看见那个白色的刺客,而新立的墓碑前总是有着新鲜的玫瑰花。

(个人觉得是个开放式的结局,可be可he,因为有好几种理解方式orz)

每个人实际上都有专门的故事的。

比如库特会有和奈布的往事,

莱利做律师时破坏了厂长的一家(和抢老婆没关,只是帮助别人赢了官司,却不知道会对厂长家带来多大的伤害。当刺客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忏悔,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

厂长为什么会选择站在圣殿方而在最后选择支持刺客,

艾米丽克里切艾玛的小故事,

裘克是怎么当上了情报局的,

约瑟夫和杰克小时候的事,

以及后续。实际上我觉得我杰佣的部分写的不多,我更多的是在阐述一个故事。可我现在推杰佣啊orz

但是我实在写不下去了,工作量太大了(实际上是没有动力太懒了hhh)

所以把故事大概就放在这里了。

希望看到这个故事的你可以留下评论。您的评论能使我改进,这将是我莫大的荣幸。

算是到现在才发现吧。
这里是我追太太们,支持太太们的地方。
而我只是个堆放自己脑洞的空想者。
不需要带着太多渴望,安安静静地想就好了。

可我也想做小作家啊不甘心x
开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