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iyao郁离@杂食圈乱

外面的情况太恐怖了,到处都在撕。
如果认为我做错了什么请第一时间和我说!!!
我现在特别怕自己ooc。

杂食党,混圈杂
目前主推D5,cp混乱,主推杰佣
现在杂食党不好混啊_(:з」∠)_
真的好喜欢约瑟夫,我该如何表达我的爱呢?

【杰佣】于暗侍光03

*刺客信条设定
*已经把之前许多多余的不清晰的设定和问题解决了,目前可以安心食用。
*大部分人物已经上线了。约瑟夫和杰克兄弟设定!这篇是明确的杰佣!
*这次写完估计要鸽了……一直到八月中旬都有事脱不开身,但我尽量抽空写。
*其余预警见01

“讲真,杰克,我真的无法理解。”奈布翘着腿坐在椅子上,歪着脑袋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杰克,后者似乎毫无自觉,拈起一块饼干就吃。

“这有什么不好懂的呢?男人为了留住自己心爱的人总会想尽办法使出一切手段的。这很正常。”

“不,我指的不是刚才那个话题。”奈布摇了摇头,随后坐直,身子微微向前倾,“我指你,杰克。”

听到这话,绅士微微挑眉,示意他继续。

这已经是他们第五次会面了。虽然每次带来的消息和新闻不同,每个人的看法也不同,但这却是唯一一次奈布主动提出问题。

“唔……我不是很能理解,你为什么……不出去?至少我每次有意无意地路过这里,你似乎一直待在这个庄园里。简直像患了自闭症。”

“我的小先生,亲眼所见,亦非真实,更何况你没看到我的时候呢?”

“啊?难道你每天还会去哪吗?去花园踩花?难怪上次我看到你接近花园的时候正被伍兹小姐追着打……”

“啧,那只是偶尔一次而已。”杰克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奈布可以清楚地听到杯与碟碰撞的声音,但他打算装作没听见。

“看你的样子估计也只会在书房待着。你不会是那种出不了门讨厌阳光的吸血鬼吧?只能孤零零地等到晚上,可怜兮兮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大街,感慨自己又没有抓到猎物吧?”奈布戏谑地看着眼前的杰克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甚至还能听到饼干咬碎的声音。

“吃东西声音太大了吧,老.绅.士?啧啧。”

“随便诬蔑别人可不是好习惯啊,萨贝达先生。首先,我不是吸血鬼;其次,欧丽蒂丝的大街无论何时都有人;第三,我不老。我也只比你大五岁而已。而且你的行为我似乎可以认为是在侵犯我的隐私。”

“我只是对你的日常生活感兴趣,还没到侵犯隐私的地步。任何一个正常人类都会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选择一直待在自己家的同类。交流与沟通是人类的天性,没有人会想把自己和外界隔绝起来。”奈布又换了姿势,舒服地靠在椅背上。

“同类……吗?”杰克渐渐陷入了思考,直到自鸣钟开始报时。

“今天就到这里吧,燕子先生。”杰克站了起来,奈布仍然坐在椅子上(现在他又开始抱着双臂翘着腿了),怀疑地看着杰克,“非常感谢你今天的故事。这样吧,如果你能给我带来一个精彩的故事,我答应你如实回答这个问题吧。”

“看样子我似乎成了你的私人报纸。”奈布撑起身子,“好吧。那么一言为定,杰克。”

奈布打开那扇已被修好的窗子,脚踩在窗台板上,随时准备离开。

“啊……等一下。”
奈布转过头,杰克靠在一旁的墙上,向他笑了笑:“……总之,非常感谢你。”

奈布也笑了,“那么,我明天再来,再见了!”他朝他挥挥手,走了。

杰克注视着他跳下去,踩在下一层的板子上,爬到了旁边的屋顶上,再飞跃到街的的另一边,直到他彻底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真是一只自由的燕子……不,白鸽啊……”

————————
“不错嘛杰克,天降系的孩子一般都是真爱,考虑到你没有青梅竹马的条件下。”

“闭嘴,裘克。”

现在的杰克正在一家地下酒吧,仿佛是在模仿上等人的聚会,每一个人都戴着面具,穿着可笑的礼服,杰克也不例外。

裘克想法不错,用这样的方式帮助自己隐瞒身份,还将会面定在他自己的酒吧里。对他们来说,这确实是个谈话的好地方。

看到杰克滑稽的样子,一旁戴着小丑面具的男人在一旁笑个不停。

“不过,真的令我感到惊讶,自打我们见面以来,你好像是第一次约我……出门。看样子你的小鸽子打破了你枯燥的生活。”裘克戏谑地口吻调侃着杰克,“你确实需要找点乐子。”

杰克没有说话,只是在一旁饮酒。

“呃……你今天把我约出来,不会就为了说这个事吧?”裘克又要了一杯酒,狐疑地看着杰克。

“……我相当于卖给你一个情报,裘克。你的脑袋虽然快了但还没到完全生锈的地步,你难道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面具之下看不到人的表情。

“切……”裘克猛喝一口,“好吧,杰克。”

“你知道的,现在圣殿骑士英国分部已经换了新的领导人,一位来自外地的圣殿骑士大师。”

“所以?”

“下面就是关键了!这就是我给你的交换情报——据说他拿到了他们一直寻求的第一文明碎片,也就是伊甸苹果。”

“什么?居然被找到了?”杰克的酒杯猛地砸到实木吧台上,发出了不小的声音。

“矜持,矜持。”裘克一边说,一边故意学着杰克优雅的样子,端起酒杯,还翘着小拇指。

“我早就说过,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很快你的研究成果就能派上用场了,杰克,而且我相信你会对他产生兴趣的。或者说,他已经对你产生兴趣了。”

“是……这里吗?”约瑟夫比对着信里的地址和路边的牌子,确信这里便是那位圣殿骑士大师的住所了。

“来这干什么?我们不接待陌生人!”异国的看门人一边猛地推开约瑟夫,一边用一口阴阳怪气的人英语冲他吼道。

“愿洞察之父指引我们。”约瑟夫心平气和地回答,同时展示了手里的信。

见此,那人顿时收敛了自己,恭恭敬敬地打开门,请他进去,并向他鞠了一躬。

“大人在二楼左转第一个房间,他正等着您。”

这里已经出了欧丽蒂丝,然而却依旧离自己的庄园很近。一想到以后自己庄园的一举一动都能被监视到,约瑟夫不禁感到了一阵恶寒。

——————
“那么,你就是已经过世的圣殿骑士大师 大约瑟夫 的儿子了。虽然你继承了他的名字,但现在看起来你似乎没有继承他的一点天赋。”约瑟夫虽然看不见这位高阶圣殿,但多年的待人接物经验告诉他,这位大人并不简单。

他并没有直视他(父亲也曾说遇到大师们都要毕恭毕敬),而是选择了沉默。

“在我之前的那位负责人呢?”

“大卫先生上个月被刺客组织暗杀了。”

“所以你成了代理负责人?”

“是的。”

“你看起来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因为在下并没有领导圣殿骑士们的能力和才华,这也是为什么家父逝世后负责人一直是大卫先生。在下被选择做代理负责人也只是因为这里没有名义上职位比在下更高的圣殿骑士而已。实际上在下只是挂着名字而已,这一个月,组织都是按照大卫先生生前的指令运转的。”

圣殿骑士大师并没有再说话。约瑟夫可以清楚地听见纸张翻动的声音。好像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翻页的声音停了下来。

好像有东西轻拍桌面的声音,约瑟夫凭直觉认为那不是正常的东西,但他没有过问。

“嗯?杰克?他是谁?”

“是在下的弟弟。”

“我没听说过你父亲有两个孩子。”

“是养子。”

“资料上显示,他热衷于对伊甸苹果的研究?”

那奇怪的声音逐渐变大,它在躁动,在兴奋。

约瑟夫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的,先生。但是……”

“是个医术精湛的医生?”

“是的,但是……”

“对人体构造十分了解?”

“是的,但是……”

“目前并没有安排任何任务?”

“……是的,但是……!”

突然,无数个那种奇怪的声音同时响起,室内顿时变得烦躁不安起来,但是看不清的大师丝毫没有察觉。约瑟夫不敢再多说任何一句。他觉得自己仿佛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口,虽然从外面看并无大碍,但直觉告诉他那里面便是怪物的巢穴。

他能感觉到来自这位大师的压力。

仿佛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那圣殿骑士大师原先沉着的声音此时染上了惊喜的色彩。此刻,他下达出他在欧丽蒂丝的第一条指令。

“那么,回去告诉他,我,圣殿骑士大师,如今的领袖哈斯塔,命令他明天立刻来见我!”

——————
(我私下里认为这里的约瑟夫是个很温柔的人,我也不想让他过多的介入这个故事,因此选择将他安排成杰克的哥哥,会好好保护弟弟的那种!)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黄衣的气质出来,我私下认为这里的黄衣很攻气!)

【云停周年庆Vol.1】救救孩子!(划掉)金属小可怜需要你们的拯救!

我要回钢笔坑了!

鸢茶:

大家好啊,这里是鸢茶(抹眼泪)


今天本来是开心的的云停周年店庆活动第一场:绅士君买2送1,数量上不封顶。


然而,云停办公室那边传来了一个噩耗……



我店夕西小哥说:“那个,你看活动能不能改一改……金属小可怜他翻车了……”


我:“?????”




他颠三倒四地跟我描述了一番后,我总算搞清楚了状况。


小哥给金属小可怜报了个“天天特价”的活动。


天天特价这个页面,大概云集了淘宝最会淘白菜价的用户。


所以上了活动的那一天,金属小可怜的页面涌进来一群完全不是钢笔彩墨圈玩家的顾客。


钢笔没卖出去几根,墨囊倒是卖火了。


因为天天特价要求全部单品包邮,所以当时墨囊也包邮了。


3块钱一袋的墨囊,还有很多人用了无门槛-3的券,等于白送。


上了活动是不能“拒绝发货”的,含着泪也要发完。


老板娘都不想数那一天到底发出去多少袋墨囊(而且一单只有1袋墨囊),也不想算那一天到底亏了多少钱……




其实这些都不是事儿,本身也属于自己操作不当,老板娘就认栽了。


可是更糟糕的还在后头……




淘宝有个“千人千面”,会根据你的购买记录,推荐你喜欢的东西。


对于一件商品来说也是如此,如果都是“真实成交”而不是刷单的,系统会自动记录购买的群体大概是怎样的性别、年轻、消费偏好,然后把商品展示给拥有类似标签的人群,增加购买率。


所以呢,在上天天特价这个活动前,金属小可怜的购买人群,都是非常精准的。


可是天天特价直接把金属小可怜的顾客群体搞乱了……


因为这些“3块钱买墨囊包邮还用优惠券”的群体,根本不是冲着金属小可怜这支钢笔来的。


然而,他们也成交了。


所以,系统自动记录了下来,源源不断地把金属小可怜推送给了这些人……


会喜欢金属小可怜的那些人,现在是根本看不到这支笔的推送的……


于是,转化率和销量一落千丈………………




夕西抱着老板娘的大腿哀嚎:“金属小可怜大概是废了……”


老板娘:“……”


夕西又来我跟前哭:“茶啊,救救孩子!”


我:“…………”




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绝望啊!




为了拯救金属小可怜,我们不得不来向大家求救……因为各位小天使是真正的“精准顾客”……


2018.7.17-2018.7.23,为期一周。


金属小可怜买1支即赠小礼物,买2支可以选择两份小礼物,也可以选择多送一支笔。


小礼物:和纸胶带/和纸贴纸/硅胶印章/原木印章/一笔笺,5选1。




【购买示例】


1.拍下1支金属小可怜,备注【lofter,和纸胶带】,仓库小哥拣货的时候就知道啦。


2.拍下2支金属小可怜,备注【lofter,和纸胶带和原木印章】,就是两份小礼物。


3.拍下2支金属小可怜,备注【lofter,1支普洱】,仓库小哥会按你的要求发出3支笔。


4.希望小礼物随机的话,可以只备注【lofter】。




一定要备注lofter,这个活动是lofter专属的哦。


如果忘了备注也没事,9:00-22:00之间给客服留言,客服小姐姐会帮你备注的。




哦,至于绅士君的活动……


嗯,还是买2赠1啦!上不封顶,为期一周!这个不需要备注的~


之前买过2支的不要担心,这一周内下单购买任何单品,凭1个月内购买2支及以上绅士君的购物记录,找客服小姐姐备注。


仓库小哥发货的时候,会额外多发一支绅士君。




谢谢大家了!(鞠躬三连击)




底部惯例硬广:


金属小可怜:点我点我


云停绅士君:点我点我




还有惯例抽奖:


从喜欢+推荐中抽3位,赠送金属小可怜+绅士君各一支。


从转载+评论中抽1位,赠送全套8色金属小可怜。

【内含超值抽奖】2017~2018文具推荐汇总贴

云停要一周年了,好开心!

鸢茶:

从2017年7月注册lofter以来,已经和大家一起度过了整整一年的时光。


整整一年后,总算成功认证了“文具控”的标签!(开心转圈


因此,汇总一下过去一年写过的安利文章,供近期关注我的小天使们查阅。


再次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目录】


一、2017~2018年文具推荐文章汇总


1.钢笔


2.彩墨


3.纸品(含手帐)


4.其他


二、抽奖




一、2017~2018年文具推荐文章汇总


1.钢笔


大盘点:国产透明示范钢笔评测! 2017.8


这里有一支手感逆天的国产钢笔! 2017.8


这支手感逆天的钢笔,出了金、属、杆! 2017.9


【文具野史】关于百乐78g,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2017.9


有一支高颜值的彩墨钢笔,它叫“小女神” 2017.11


2017的最后一天,安利你们一支超棒的钢笔 2017.12


你知道吗?爱上写字,只要做一件事 2018.4


钢笔安利:雕刻着猫咪的笔尖,要来吸一口吗? 2018.5


德国八角短钢笔kaweco 2018.5


八角钢笔安利:希望你能带着它,经历更多的美好 2018.6


这里有一支极细钢笔,等待你的认领~ 2018.7


钢笔安利:日本写乐(Sailor)『春之桜』&『冬之星辰』——“唤春与归,星河未落” 2018.7




2.彩墨


写乐ink工坊:为你定制only you的“印象彩墨” 2017.7


Diamine/戴阿米墨水 非常专业的评测 2017.7


写给萌新的彩墨入坑指南 2017.8


百年老厂鸵鸟,推出了一款高质量的原创国货彩墨 2017.8


kobe ink热门15色试色:第一弹第二弹、第三弹(好像被抽掉了……) 2017.9


彩墨的sheen只有两种:一种叫“茅渟之海”,一种是其他 2017.10


写乐仓敷限定试色 2017.10


写乐新老“四季彩”/“四季织·十六夜的梦”16色全试色! 2017.12


写乐storia童年物语:总有一些你想保存的回忆 2017.12


【色彩雫24色全试色】你一定没见过这样的雫水文案! 2018.4


云停原创彩墨Vol.1 昨夜星辰 2018.6




3.纸品(含手帐)


当了十多年的文具控,你真的用过好笔记本吗? 2018.1


手账本安利:来自意大利的“欧元用纸” 2018.6




4.其他


玩彩墨,到底要备多少种笔? 2017.7


斑马(Zebra),真的是一个画风超清奇的日本文具品牌 2017.11


如果你想要一支哈利波特风的羽毛笔,或许可以看看它 2018.1


在樱花季的尾巴,抓住少女心 2018.4


知道你付出了多少汗水,因为我们也曾经有过 2018.4


【内幕!】色彩雫和Lamy到底有多少种假货?(上篇) 2018.5


【内幕!】色彩雫和Lamy到底有多少种假货?(下篇) 2018.5


夏日星辰玻璃笔:星海银河入梦来 2018.5




二、抽奖


这次抽奖是为了庆祝成功认证达人+云停周年庆。


所以抽个大的!(暗搓搓)


从喜欢+推荐中,抽取3位,赠送价值100元的云停文具礼包。


从转载+评论中,抽取2位,赠送价值200元的云停文具礼包。


2018年7月16日起,到2018年8月13日云停周年店庆为止,从新入群的小伙伴中,抽1位,赠送云停200元购物卡。


云停的钢笔彩墨手帐交流QQ群:585342740


群内提供每日云吸猫服务(云停家的英短银渐层软软),群成员下单都会送小礼物,还有各种新品优惠活动~


有不少小天使还在里面出钢笔彩墨闲置呢。


总之~欢迎大家来玩儿呀!




8月13日,一周年店庆当天开奖。




这一年来,真的特别感谢lofter的大家支持我们。


开这个轻博客的时候,我还只是老板娘的损友;一年后的我已经彻底沦为了云停的官方营销号……(哭笑不得)


无论如何,以后会努力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的。


爱你们!!(手动比心)

嘤嘤嘤大纲要推掉了。
如果最后boss真的是整个圣殿,那完全会和我内心的圣殿背道而驰。
估计会把范围缩小一点,缩小到个人。
今天估计要鸽_(:з」∠)_

总觉得我实在自娱自乐啊……

【杰佣】于暗侍光02

*01有些许改动,但不影响后来剧情
*刺客信条设定
*其余预警见01_(:з」∠)_
*这篇好像有点长ORZ,背景介绍的进度有点赶……

3.

“你确定你没事了吗?”库特同情地看了这个新手刺客一眼,“我……真没想到,我们分别后,你居然受了这么多苦。艾米莉,你一定要好好检查,你确定他已经没事了吗?”

“我很确定,弗兰克。你这么说是在怀疑我的本事吗?”艾米莉叹了口气,但还是又检查了一遍。“为他治疗的这个医生水平很高,我不得不承认。他甚至发现了一些之后可能会酿成大祸的伤口。我得说,新人,如果你提前几年遇到我或者他,你这些旧伤都会好的差不多了……”

“啊哈……是这样吗……反正我已经习惯了,没有什么大事的。”小刺客嘻嘻一笑,抓了抓脑袋。

“我的朋友,我希望你将具体发生的一切告诉我们。”库特看着他的笑脸,一时有点难过,但他很快恢复了镇定。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还有天鹅绒的帐子。

太柔软了,像做梦一样,他真的舍不得醒来,但他的内心又催促他不得不醒。

“哟,你醒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想起,他警惕地想要坐起来,却被一双手按着肩膀推回床上。“你身上伤太多了,你还不能动。”

他这才反应过来之前发生的事。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很好的包扎上了。

想到自己原来绑的样子,不禁感慨就连绑绷带也是一种艺术。

视线顺着手臂向上,看到的是一张很好看的脸。是张非常典型的英国脸,只不过不是金发碧眼而是棕发红眼。

是那个胆大的“肉垫”。

“奈布•萨贝达?你介意我这么称呼吗?我在你的军刀上看到了刻下的字。”

“……可以。”

“……萨贝达先生?你在发呆吗?”

“……我在想我该怎么报答你。从某种意义上你救了我的命。”

杰克看着萨贝达困惑的表情,下意识轻笑出来。

“笑什么!我今天已经够倒霉了,又是跑又是受伤又是晕倒还欠了别人人情,结果还要被人嘲笑吗……真是……先生。”

“叫我杰克,杰克就好。是吗?我觉得我才是最倒霉的人 ,不过今天我很幸运,天降的少年。”

“哈?我觉得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吧?要是我有你这么一张床,我做梦都能笑醒。哦?还有饼干和茶?你可真会享受啊。为什么幸运啊……你是苦日子没过惯的人吧,我看出来了。如果我家那么大一扇窗的玻璃被不知名的野小子打碎了,那他就完了。”

“……你不是本地人。”眼前的绅士突然说道。

“对,我不是。怎么了?”

“……因为你和其他人不一样。说话粗鲁,没有礼貌。”

萨贝达没有说话。确实,面对一位陌生的绅士他还能向和熟人一般聊天,无论怎么看都是俗不可耐的。

“但我和你聊天聊的很开心。看到你我也很开心。虽然你只是个陌生人,但我觉得有必要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你知道吗?从某种意义上我就是被定格时光的相片。周围的一切都被定格,永远。同一种下午茶,同一种点心,同一种玫瑰,同样的应酬,同一种生活,每天都是一个颜色。

“可你不同。你看起来确实像混混一样。但我觉得你每天的生活一定是不一样的。它和你一样,拥有不同的色彩。

“我要向你表示感谢,萨贝达先生。你至少现在已经改变了我的一天,对于我来说,这已经很幸福了。”

萨贝达静静地听完了杰克的话。虽然他不懂上等人的生活,但他可以听出杰克语气中的诚恳。

而且他的声音也很好听。

“好了好了,杰克先生。让我们把话题转回来吧,你说我该如何赔偿那扇窗子呢?”

“我以为你会说'既然您这么开心那这份开心就作为礼物送给你吧'之类的话。”

“啊……(我确实是这样打算的)但这样不是太没有诚意了吗?”

“那么这样吧,萨贝达先生。我希望你能做我的小燕子。大概就在下午茶结束到晚餐前就可以了。”

“咳——”正在喝水的萨贝达被呛得直咳嗽。“我没想到你有这么变态的想法,先生。”

杰克无奈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你恐怕是理解错我的意思了,萨贝达先生。您不会没看过《快乐王子》吧?”

“呵,那您还真把自己当成快乐王子了?需要我去给您可怜的人儿们送送金币和蓝宝石?啊,可惜您只有两颗红宝石。顺带一提,我不是很喜欢那个故事。”

“我们只进行故事的开头部分,萨贝达先生。我希望您能作为一只燕子使者跟我说说您看到的故事。无论是最近的,还是您家乡的。您知道,书和报纸固然有趣,但我觉得口授的故事才是最吸引人的。”杰克用诱导性的声音说道,“尤其是从不良分子那里。”

“看样子您对我了如指掌了?”听到“不良分子”四个字,萨贝达内心一怔,语气也冷淡下来,“趁我昏迷的时候把我的衣服和物品翻了个底朝天?”

“这倒没有。我完全是根据你的外表与语言判断的,廓尔喀佣兵。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英国,但看样子你还加入了混混组织?老家混不下去了?”

“你……”

“和你开玩笑的,我的小先生。我可不想气走未来的小燕子。”

萨贝达没有再说话,他直起身子,披上一旁的刺客外套,又将自己的物品仔细检查了一番。

杰克一直静静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萨贝达不知道杰克抱有什么样的情感,他只能任他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影上。

“我得走了,先生。”

“你的伤还没好,所以不要从窗子出去了。我觉得你可以从小门走,这里二楼一般只有固定的时间段才会有人,除非特殊情况。可巧现在不是。从二楼右边的楼梯下去,如果有人可以躲在一旁的仓库里,然后从花园穿过。这个点经常有外面的平民过来看看花。伍兹小姐是好人,不会多问的,只要你不伤害她的花就好。”杰克懒洋洋地靠在扶手椅上,像背书一样把逃跑路线说出来。

“看样子你早就打算逃跑了?”

“不敢,只是侦探小说看多的产物。但是我亲自实践过,直到我踩断了伍兹的玫瑰花为止一切顺利。”

萨贝达耸耸肩,向门口走去,但却在门前停了下来。

“……我以为你会问我,我为什么会如此唐突地闯进来。”萨贝达喃喃道。“你的态度很奇怪,先生。陌生人遇见闯进来的外人是不会这么好心和热情的。”

“……绅士不应该探寻别人的隐私。(虽然我很好奇)而且我觉得你不像是坏人。”杰克困扰地看着他的背影。

“放轻松,今天的事,只有你知我知。我会找一个借口把破窗子的事瞒过去的。”

萨贝达深吸一口气,“谢谢。”

杰克轻轻地笑了,“下次,也请从窗子进来。我方便的话,会把它全部打开的。如果我关上了您就不必进来了。”

萨贝达也笑了。“我知道了,杰克王子殿下。”

“下次的话,叫我奈布就好。”

当然,奈布不可能每个细节都说了。他就挑了杰克救他,查他的衣服物品,还有最后的逃跑路线供了出来。

“我得承认,”一直默默无闻地弗雷德突然发话,“你做的很棒,真的。这次是我的失误,我没想到这次他们居然临时将一位圣殿高层安排在这附近。你们的行动居然吸引了他的护卫们的注意,如果不是反应够快,你们几乎要团灭……我真的需要感谢你,先生,你的牵制和反应救了所有人。当时,没人可以做的更好了。”

众人点点头,对奈布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认可了。

“然后你就自己走回来了?”艾米莉问道。“你好像还不认识路啊。”

“实际上……在花园的附近遇到了皮尔森先生,他带我回来的。”

“你还没有放弃伍兹啊……”艾米莉带着一种无可救药的表情看着皮尔森。

“克利切喜欢艾玛小姐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怎么了弗雷德,你看起来状态很不好。”库特看着弗雷德紧锁的眉头,有点担忧。

“不……只是我从来没有在那个地方听过这个人。我在那附近住了快十年,从未听过杰克这个名字!就连最多嘴的妇人都没有提过这个名字。仿佛他就是一个被深埋在这土地里的禁忌,无人知晓。

“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一个成年男性会被'困'在一间民居里?他是如何做到医术精通的?连艾米莉都称赞的高才医生居然会毫无用武之地而被闲置在家?这一点都不正常,毫无利益可言!

“我需要更多的线索,萨贝达。如果你能再有机会深入到建筑物内,我希望你能提供更多的线索。克利切只会在花园周围给自己找麻烦,绝对打探不了这么多事情。

“这是整个伦敦我唯一一个无法了解的地方,不仅我的情报网覆盖不到,就连克利切也只能触及它的皮毛。我希望你,奈布•萨贝达先生,可以真正窥破它的秘密。”

今天将于暗侍光的人物背景全部整理了一遍,发现有些人设(尤其是圣殿方)真的很单薄啊……
纠结要不要把伊甸苹果写进去,好像刺客与圣殿的交锋高潮就在这里_(:з」∠)_
可我没有这个打算啊QAQ
要把每个人物都磨好,虽然他们还没有被写到。
17号以后就没什么时间了,随缘吧_(:з」∠)_
已经有一千多次阅读了,超开心!
谢谢阅读这篇文的各位(*/∇\*)

听奈奈哭的我心都碎了啊……奈奈不哭,你已经很厉害了。老觉得自己这个不好那个不好也不好啊……只是游戏,不要太放心上啊!你们已经是B站前三了!

【杰佣】于暗侍光01

*刺客信条设定借用,但与其时间线无关
(由于已经好久没有再接触刺客信条了,如果有设定上的问题请一定要指出)
*OOC注意,大量私设
*自己第一次尝试着写这种设定,原创世界观且世界观崩坏,边写边想,视角随时转换。
*小学生文笔,估计也没有什么人看
*于暗侍光会很长很长很长,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写完就是了_(:з」∠)_不定时更新随时可能弃坑_(:з」∠)_但是弃坑前我尽量能写多少写多少
*我尽量把我自己内心里的杰佣写出来。这是我自己脑子里的杰佣!嗯!
*感谢 @我想口你很久了 太太!因为松凉使我的脑洞不是那么糊涂了(一开始超糊涂啊)

1.

刚才好像听到了枪声。杰克的眼皮微跳。

但是欧丽蒂丝这么和平应该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吧,恐怕又是一些混混集团在械斗。

每天都是这么无聊啊。今天会不会有什么不同的事情发生呢?

杰克望着窗外沉思,直到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进来。”推门而入的是女仆。

“先生,今天的下午茶已经送来了。主人说今天他有事,请您原谅。”

“非常感谢,东西先留下吧,之后我会叫你的。麻烦你了。”杰克微微一笑,表示礼貌。

“不。打扰了。”女仆微微低头,关上了门。

杰克盯着送来的下午茶。

“还是一样的啊……一样的茶,一样的点心,口味都是一样的啊……就连送来的玫瑰花都和昨天差不多……”杰克叹了口气。

“也许今天还和昨天一样吧,和前天,大前天,之前,都一样吧……”

杰克慢慢踱向窗子。他最近总是会往窗外看,仿佛在眺望,期待什么。

何时才会出现改变一切的奇迹呢?

仿佛是回应他的期待,他瞟到了一个小小的移动的点。

点越来越大,逐渐显出了人形——一个白衣少年,他还在向这里靠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

“哗啦——”是玻璃被撞碎的声音,白衣少年就这样硬生生地闯入了他的房间,他的眼睛,他的世界。那一刻仿佛是静止的时间,玻璃渣仿佛构成了少年飞入的翅膀,反射着点点阳光。

如果被打碎的是教堂的玻璃该有多好看啊,那一刻杰克是这么想的。

白衣少年似乎没有料到居然会遇到人,他瞪大了双眼,面露惊慌之色。“让,让一下啊。”他在空中疯狂比划着,让面前的人赶快躲开。

但杰克不打算躲开。

这是上帝赐予他的,破坏被禁锢的每天的珍宝啊,为何要让他离开自己呢?

机会是靠自己掌握的。

不过他的表情真是太有趣了。

——这样做所导致的结果便是,白衣少年直接与杰克撞个满怀,就连杰克都没有想到有如此大的冲击力。

“嘶——”一阵疼痛。

少年的头此时正靠在杰克颈侧,他的呼吸声断断续续地,气流擦着杰克的耳朵,有点痒痒的。

“救……救救我。”少年吐出几个字后,杰克便感觉身上的少年直接倒在了他的怀里。他这才发现少年身上还有大量的血迹,接着便是刀伤,枪伤,似乎还有被撕裂的伤口。

这个绷带缠的也太不专业了吧。

“幸好你碰到了我,我的小朋友。”杰克慢慢地起身,将他抱了起来。比想象中要轻一点。

“来见证一下真正的医术吧,这可是地下医院完全无法相媲美的。”

2.

简直是疯了。仅仅是刺杀几个普通的贪污官员居然会闹出这么大事,到底是英国的圣殿骑士太强还是刺客太皮?

好吧,皮也轮不到自己来说。

对于刚来英国的新手刺客来说,这次也是自己在英国扎根的首秀。

“表现好一点,小伙子,我看好你。”对于刺客来说,这也是报答自己导师库特•弗兰克的好机会。

结果结束刺杀后,不知道是哪个傻子居然引爆了一个炸弹作为庆祝。

——你们是第一次执行刺杀任务吗?

刺客心里默默吐槽。

不过自己被分配到一群新手刺客也算是正常的事,对于英国来说,他也不过是个“新参者”罢了。

刺客原来不是刺客,而是个雇佣兵,成为刺客也是机缘巧合。

当时他正在自己的故乡执行任务(杀掉当地一个贪官)。刚结束刺杀就听见了脚步声,他赶紧躲进一旁的柜子。

刚把柜子关上,他便听到了人声:“老天,看看这里,弗兰克,他被提前解决了。”

“是我们的兄弟吗?”一个声音响起。有点耳熟,佣兵偷偷开了一条缝,窥视着外面人的一举一动。

“看样子不是,倒像是一个雇佣兵。你看着粗犷的手法,和我们完全不同。……嗯?弗兰克你在干什么?”

佣兵当然知道弗兰克在干嘛——他在向自己走来!

既然刺杀对象是同一个,至少不算敌人,佣兵心想,但要做好防备。

柜子被打开的那一刻,佣兵便听到一声惊呼,“老天,你果然躲在这里,佣兵。”

佣兵定睛看了看眼前的人,这人太眼熟了,“你,你不是……你是库特•弗兰克吗?”不,不,他就是!

“天呐,看我发现了什么!凯文,这位便是我时常和你提起的那位,我的好朋友!”

结果佣兵便被老朋友库特推荐加入了刺客。而库特也顺利地成为了他的导师。还将他带回了英国。

听完库特的介绍,佣兵——不,现在应该叫刺客了——有点无奈的挠挠头。

“虽然能加入这么一个组织我很开心,但是听上去我似乎赚不到原来那么多钱了?”

“不不,你还能接刺杀委托,不过就是比以前多了些框架——比如说委托要经过我们的检查,总不能去刺杀我们的友人对吧?”肯特回答道。

“实际上,受益者是您,先生。”弗雷德•莱利接过话头,“您瞧,我们相当于是在雇佣你——教你如何刺杀,提供课程,提供教材,提供老师,提供武器,从某种意义上说还为您毕业的出路做好了打算,想想看我们的情报网。而我们只希望你能加入我们,为我们做事,因为您确实是棵不可多得的好苗子。我们也不希望你落入其他敌对组织的手里。即使你最后真的不做刺客,前景也是远比其他普通雇佣兵好的。如此看来,不论算盘怎么打,您都是获益的那一方。”

“不愧是律师先生,蛊惑人心的能力很强。”库特无奈地摇摇头。随后他转向了刺客,“如何,我的朋友,你的意向如何?”

沉默半晌,刺客点了点头。

“不过这些话就不要对外说了。我想刚才库特的介绍你已经很清楚了。”弗雷德说道。

“We walk in the dark, to serve the light.”

“We, are assassins.”

“Remember, nothing is true, everything is permitted.”

“实际上,我也不是很清楚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每一个刺客都有不同的理解,但是殊途同归。”库特回答道。他将一套崭新的刺客披风和一套袖剑郑重地交给了刺客。

“好好表现,我看好你,我的朋友。”
————————
“可恶,该死的他们追上来了,我们分头跑,之后再会和。”

“好!”

一声令下,所有的刺客便分散开来,沿着不同的路线分开。

对这里的地形不是很熟悉,即使是擅长甩开敌人的刺客也明显不是很熟练,而追杀者似乎也发现了,开始挑这颗软柿子捏。

“看来我要为其他人拖延逃跑时间了。”刺客边跑,边回头看看,似乎差不多了,便将咬的最紧的几个追杀者击杀了。

跟踪的也不是什么咸鱼,自然会反抗。

皮肤被刀划开的那一刻,是强敌,这是他的第一感。

可就是如此,刺客感受到了与当雇佣兵完全不同的感受。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不是很强烈,但却真实存在。它逼迫他反抗,向前,向他呐喊着“不能死!”它控制他,挥着他的手臂,无论多痛,也要把面前的障碍斩草除根。

似乎没想到这个不熟练的刺客是个狠角色,随后而来的人明显很吃惊,刺客趁机而溜。

“砰!”从屋顶上方响起了枪声,刺客一愣,却硬是接下了这一招,然后向下方坠落。

眯着眼睛看到坠落的刺客身影逐渐被下面看不清的黑色吞噬,狙击手向远处的伙伴做了个手势,收工。

与此同时,刺客也借助了向下的冲力逃脱了监视范围,接着调转方向开始跑。确认无误后,他跳到了另一边的屋顶上,随时监视着一切可能发生的动向。

既然已经甩开了,那么,跑,快跑!然后回去,会和!

他的精神还在呐喊,可他的躯干却逐渐乏力。

疼痛,流血,即使曾是军人,他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拼命过。

他感觉自己正被一丝一丝地抽掉生命。

得找个地方休息,他想。

他还在往前冲。

“等等,前……前面是民居?!我绕错路了?!”刺客眼前的黑点逐渐变成一个人形,一个穿着深绿色服装的……英国绅士?

“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撞上了撞上了撞上了啊啊啊——”

“哗啦”,玻璃被撞碎。他感觉到玻璃划破自己的衣服,皮肤,一阵疼痛。一刹那,他发现眼前那个人没有躲开,惊慌不已。

“让开啊让开啊要撞到了啊啊啊——”他拼命比划,却还是猝不及防地扑了个满怀。

“嘶——”虽然有个“肉垫”作为缓存,但新伤旧伤每一个细胞还是一起呐喊着叫嚣着痛苦。

过分的用力,过分的伤病。这已经超出他平时任务的强度了。

难道以后还会这样吗?早知道不来了……

但是……

好痛——

他无力地伏在那个人的身上,隐隐约约地闻到了玫瑰的香味,还有药水味。

药水味,是……医生吗?

医者仁心,应该会救我吧……

“救……救救我”他吐出最后几个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怎么办怎么办今天老白和山山他们比赛,两支我都喜欢怎么办_(:з」∠)_

想要!

阿存。:

是福利抽送!

一直以来多少fo的福利从来没有弄过,这次一起弄个大点的

------------------------------------------

P1  巧克力爆浆曲奇  红心蓝手里抽一个,转发里抽一个

P2  半熟芝士  红心蓝手里抽一个,转发里抽一个,到时候口味自选

P4P5  貂毛装死兔(找了一家信誉高的店应该是真毛)  转发里抽一个,到时候颜色自选

------------------------------------------

所有单项,想要的人数不过20个我就黑箱亲友了,几个人抽来抽去好尬的(;へ:)

第三项装死兔默认只抽眼熟老粉,也就是说一直随机数抽,直到抽到我眼熟的为止,这一项是专门准备给经常评论、私信我的小可爱的,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ω・。)

 (⁎⁍̴̛ᴗ⁍̴̛⁎)

理理我,让我破产吧x